第二十章 她在看什么?(1 / 2)

空洞,无神,布满血丝,完全不像一个小女孩该有的眼睛。

秦轩心中一惊,猛地回过头去,却只看到一面被刷白的墙壁。

这毕竟是任务场景,秦轩丝毫不敢大意,忙追问道:“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小女孩张张嘴,还没说一句话,保姆带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楼上走下来。

“小婉,又在胡说八道了?”男人有些严厉地呵斥道。他身材不高,戴着一副老花眼镜,头发几乎半数花白,身上的皮肤有些偏黑。

女孩一听男人的话就闭了嘴,她往楼梯边走去,没一会儿就站在了男人身边。

“不好意思,这孩子总会说些奇怪的话,你别当真就好。”矮小女人见秦轩满脸疑惑,便解释道,“楼上还有两间空房,你先去收拾洗漱一下吧,等下吃饭的时候我会通知你。”

“这么热情?就不怕我是坏人?”秦轩心中怀疑,但又不好明说,只得干笑两声道,“晚饭就不用了吧,我自己带了干粮,能留宿在这我就心满意足了,明天一早我就走。”

除了鬼怪,这荒郊野外的,陌生人也是一种威胁,万一他们在饭菜里下毒怎么办?

秦轩多留了个心眼,矮女人愣了一下,也没再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

“呵呵,不要拘束,我们这经常碰到在山里迷路的游客。”一旁的男人说着,慢慢走到沙发旁坐下。

他身子骨看起来很硬朗,尽管年龄已经不低,但动作没有丝毫不便。

“多谢,很抱歉打扰你们。”秦轩冲男主人笑了笑,随后跟着保姆上了二楼。

二楼足足有五间房,只有一扇门打开着,保姆领着他去了最里面的那间。

路过那扇打开的门时,秦轩偷偷瞟了一眼,里面摆放着不少木雕、标本,似乎是男主人打发时间的产物。

“你就在这住下吧,洗澡的话出门走左转到头,有什么其他需要随时叫我。”到了最里面的房间,保姆简单交代了两句,就退了出去。

秦轩等了半分钟,确定保姆已经走远,才把背包放下。

尽管没人住,这房间还是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甚至连墙壁也重新刷白过。房间里只有些简单的家具,不过秦轩倒不关心这个,反正他不是来度假的。

这一路奔波他也确实很累了,直接躺在床上分析起任务内容。

目前来看,最可疑的就是那个女孩说的那句“后面有人。”

秦轩记得女孩当时的样子。这家人怎么说也算大户人家,按理说在这种环境长大的小女孩精神状态怎么会如此之差?

如果说房子真的闹鬼,而小女孩能看到它,那这一切就说得通了。但要真是这样,这家的保姆和男主人为什么一副完全没受影响的样子?

秦轩并不擅长推理,他只是把所有疑点先列出来,看能不能从中发现什么。

还有,这家的女主人去哪了?

他刚刚在主人房间并没有看到其他人,保姆和男人也丝毫没有提起和女主人相关的事。

正常来说家里来了客人,女主人没道理连面都不露,那么假设女主人已经死了,难道房子里的鬼难道就是她?

既然是猛鬼屋APP发布的任务,秦轩不得不尽可能往灵异的方向思考。

他掏出手机,这深山老林里没有信号。秦轩仔细看着APP中发布的提示内容:“任何看似荒唐的不满,最后都会转换成杀意……与其让自己置身危险,我不如直接除掉你。”

难道这是告诉我,女主人因为某件事对男主人产生不满,两人发生争吵,最后被男主人失手杀害了,而小女孩目睹了这一切,陷入恐慌,所以精神才萎靡不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