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我爱你你爱我(1 / 2)

周启航突然电话打过来提起借钱的事情,这让林成楠大吃一惊。

老周的家庭也许不像老马家富足,但也是吃喝不愁,有车有房,作为家中的独子,明显是在家人的关爱下长大的,缺钱的时候真没有。

突然提起这件事情,确实有些奇怪。

“怎么了?”

林成楠感觉到对方好像有些不对劲,但还是问道:“需要多少钱?”

老周的为人算不错,当初星辰世界的办公室前前后后,舍友们出力不少,那时可是完全冲着义气。

舍友的时间不长,但月余的时间也算知根知底,至于人心善变一说,几个男人住一起,暂时“鳝变”不了。真要是损失一点钱财,能够看清一个人,那不是吃亏,而是大赚。

“三十万!”

周启航说出一个对于普通人而言难以承受的数字,然后带着哭腔的说道。

“我爸……快不行了!”

“你等等!”

林成楠说完,先和邱俊告辞一声。

“俊叔,我有事先出去一趟,你帮我和果哥说一下,有事电话联系。”

说完,林成楠又朝着电话说道:“老周你在哪儿,我去找你。”

“嘟嘟嘟!”

电话里传出阵阵忙音,林成楠不得不重新拨回去,电话很久才接通。

……

对于周父,林成楠的印象不深,匆匆几面之缘。

说一句路人不为过,顶多占着一个舍友父亲的名号。但就是这样近似路人的长辈,对自己的孩子是真够关心的,仅凭儿子一句话,就托人帮忙找办公室,这种事情一般人还真做不出,可见周父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。

谁说魔都人冷漠了,我林成楠第一个就不信。

赶往医院的途中,林成楠找不到住院部,只好向着路边的一个年轻人问道:“请问住院部从哪儿走?”

然后就听到对方用着魔都方言,带着火气的说道:“侬不会看路牌么?”

说完,继续拿起电话和电话那头的人甜言蜜语,瞟向林成楠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冷漠。

林成楠有些尴尬的看着路边歪斜的指示牌,都歪成那样了,谁能看得到。

打脸来的如此之快,热心肠的永远关心他人,释放善意,冷漠的永远站在一旁围观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一件非常小的事情,林成楠总觉的自己情商得到了进化,看样子多读迅哥儿的文章是对的,那种对于人性的描写,一针见血,永不过时。

如此这般,为何要撤出教科书呢?虽然迅哥儿的文章有些拗口,生涩,但细细读下来,总有一种酣畅与热血,甚至会在心底里产生一股凉意。

迅哥儿要是来到新时代,写个武侠、爽文或是悬疑,怕是也有一席之地。

林成楠先一步到医院,然后是陈果,再接着是马岳阳。

除了远在海外还没有回来的孙一凡,宿舍里的人和家属算是齐活了。

周启航的情绪很不对,换做谁都一样。

周父的病情来的如此之快,这是谁都没有料到。

开学时还很健谈,风度翩翩像是大学教授的中年男人,此刻已是风烛残年,头发半黑半灰,干瘪的面容失去了往日的光泽。

倒是那双眼睛,有些突兀,但却散发着神采,不像是一个生命即将走向终点的人。

周父住的是个单间,条件很不错,有点临终关怀的味道,但是背后花费不小。

林成楠本想和周父还有周母打声招呼,但是看到握着周父双手的女人转过来,点头示意时,林成楠半天没回过神。

这根本就不是周母,不是当初在宿舍里见过的周母,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。

“她是……我雅晴阿姨!”

周启航没有避讳,尽量放小了声音介绍道。

林成楠在那一刻,分明看到了女人脸上露出的笑容,无声的笑容。

“雅晴阿姨是个哑巴,但不聋!”

站在过道,看着人来人往的病人家属和护士,302的人拥着周启航在最角落里聊天。

“小楠,钱我先拿着,之后等房子卖了我再还你。”

周启航的话让林成楠摇了摇头:“我有没有钱你又不是不清楚,先拿着,记得写一张欠条,到时候给果哥,我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,但房子就先别卖了,等你上班能赚钱了再说。”

按理说以周家的家底,不至于因病致贫,钱是能拿得出的,为何周启航还要借钱呢?

“我爸这些年把钱放了一部分在股市里,剩下的大头都买房了,留下的现金不多。”

周启航双目有些无神的解释道:“我爸和我妈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,好多年的事情,一直瞒着我。雅晴阿姨最近一直在照顾我爸,这病房的钱还是她帮忙出的,我实在没办法开口赶走她。”

周启航说着说着,眼泪就流出来,几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。

“但是……我妈为什么不同意卖房看病呢?哪怕这个病治不好,也能让我爸多活些时间呀!”

当一个理性的甚至超出人性的母亲走在自己眼前时,周启航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。

要不是股市里割肉出来的钱,周父后续的治疗怕是无以为继,房子要卖,但是两人都不同意。

周父还能理解,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,不想花这冤枉钱,但是周母的如此做法,伤透了儿子的心。

“我妈来看过之后就走了,这几天一直是我和雅晴阿姨在照顾我爸。”

林成楠感到胳膊一紧,陈果紧紧的抓住林成楠的胳膊。

人情的冷漠可以理解,夫妻之间到这个地步,对于眼前的林成楠来说,实在难以接受。

印象中面露笑容,跟在周父身旁的周母,居然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,难以想象。

外人只是觉得不可思议,但是对于周启航来说,仿佛心中的那根亲情线断裂,就像是一个沉溺水中得不到救治的人,无限沉沦。

在医院的几天里,林成楠感觉自己见识到了一场人间悲喜剧。

周父的笑容与周母的冷淡形成对比,戴着口罩,签下离婚协议然后办理完手续的周父,转身就和一个叫做“雅晴”的哑巴阿姨办了结婚手续。

周父算是净身出户,身上所有的财产都转交到儿子和前妻的手上,两手空空,就连和雅晴结婚时的钱,都是那个女人出的。

医院里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知书,周父住院也好,还是回家也罢,无所谓了。

周启航要把父亲接回去,接到已经在法律程序上属于他名下的住宅。

“我去你雅晴阿姨家,有空你来看看我。”

周父的体力已经无法支撑,那个女人用着轮椅,推着新婚丈夫,走的很轻快。

周家的所有亲戚都没有想到,在人生的最后时刻,周父居然完成这一出人间“闹剧!”

是的,在这些亲戚看来,周父就是因为生病,脑子都坏了,事业有成的妻子不要,反而去娶一个身有残疾,看上去和“乡毋宁”没什么区别的老女人。

林成楠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周家的亲戚在看完周父后,在楼道里小声谈论乃至取笑的话语。

就像是祥林嫂身边的那群人,总是砸一边感叹世间无常,要保重身体,另一方面又在背后说三道四,指指点点。

也许在这群人眼中,周父做的还算有点任性,毕竟那个哑巴什么好处都没捞着,周母把财权抓的死死的,除了应该给儿子的部分。

陈果的眼泪像是不要钱的一样滑落,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影,一个哑巴,推着一个瘦的几乎看不到肉的男人,里面穿着不方便脱下来的病号服,外面披着一件西装。

周父虽然不让周启航跟着,但是老周依然不远不近的跟在轮椅身后,就像父亲小时候让自己独自出去玩,然后不远不近的守候一样。

现在两个人对调一下而已,中间还多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女人。

回学校的时候,车上的几个人都没有说话,直到快进校园时,马岳阳才张了张嘴说道。

“老周不会有事吧?”

“不会的!”

林成楠拍了拍马岳阳的背,几天不见,这小子居然又胖了。

“你没看他在他父亲的新家跑前忙后么?”

那时候的林成楠一伙人还是放心,所以最后也跟着帮忙,在雅晴阿姨的家里,多少能够看到周启航眼中多了一点亮色。

房子外表很老,但是里面收拾的干净利索,远不像雅晴阿姨的穿着那般“朴素,”充满了生活气息。

父亲的生命倒计时已经无法避免,但是你从那瘦弱的身躯里,根本看不到什么失望,反而是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,与那个女人之间无声的默契,已经不再是言语能够表述的。

......

那个叫雅晴女人的夜市摊依然摆着,是周父强烈要求的,周启航最近请假在家,每晚都陪着父亲一起去。

这个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苦的大男孩,在夜市摊上干着迎来送往的活计,有时还帮着收摊记账。

一些熟客甚至打趣“雅晴,”说这是你儿子?

周启航也没有反驳,反倒是周父坐在轮椅上,带着口罩,用劲全身的力气,说这是我儿子,也是她儿子。

周启航的心,一点点的重新被点燃,有空的时候,林成楠也和马岳阳一起过去帮忙,陈果的出现更合让夜市摊多了许多围观的人。

几个年轻人仿佛忘记了不远处,那个风烛残年的周父,一切都像是平淡中的生活,一直到……

再一次出现在机场,前后不过是半个来月的时间,曾经送行的人,除了林成楠和陈果,还有马岳阳。

孙一凡的老乡没有带着她的塑料花姐妹团出现,或许是某个人没有告诉她,也不会再告诉她。

“你的宁宁没来?”

林成楠打趣道。

“分了!”

马岳阳无所谓的说道:“我就不是那种为了一棵树放弃一整片森林的人,我要做福旦的浪子,浪……子!”

话还没说完,马岳阳这个二缺就乐呵呵的冲出去。

踏上国土,推着沉重行李的孙一凡激动的伸出双手,想要拥抱这位离别时间并不长,但却恍若昨日的舍友。

然后……

马岳阳一阵风的从孙一凡身边跑过,让孙一凡抱了个空气,出口处的众人都能看出,孙一凡脸上大写的“尴尬”二字。

孙一凡身后,传来猥琐而又热情的声音。

“学姐,辛苦了,去霉国累不累,我来帮你拿行李吧!”

孙一凡回头看了看吕莉莉手中新买的驴包,加起来有两斤重不,再看看自己大包小包的行李箱。

“娘里个歇比,马岳阳……你弄啥嘞,还不来帮忙。”

一辆商务车显然是不够的,所以预定了两辆。

马岳阳死性不改,愣是挤到了吕莉莉和章姐的那一辆车上,加上星辰世界的其他人,凑足一辆。

林成楠和陈果带着孙一凡,坐着另一辆车回去。

“老周呢!”

孙一凡下机落地后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他有些事,等会儿再说他。”

林成楠不忍打扰:“说说在霉国那边的事情吧,这一趟出行收获应该很多吧?”

“非常多!”

孙一凡开心的说道。

“霉国很发达,很先进,但是……”

一句但是,让所有的话题转向。

“但是我们的潜力更大,霉帝的先进感觉已经到头,腐朽的资本主义气息弥漫,就连最先进的硅谷也充满了金钱的气息,一切向钱看,充满了躁动,也就咕歌之类的一线互联网公司感觉还好一些,其他一些公司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。”

“具体说说看!”

林成楠鼓励道。

“公司急功近利,什么项目来钱做什么,感觉没有长远规划。只要投资人愿意砸钱,企业就敢烧钱,钱烧完了就不知道干什么......和我们星辰比起来,人员虽多,但是乱七八糟的。